樱桃appiod

戴宁随后弹奏的是贝多芬的《月光曲》,琴曲如同洁白的月光流利娴熟的倾泻下来。

随着戴宁一转换曲子,路一鸣也马上跟随着转换了曲子。

弹奏了一会儿之后,戴宁便发现路一鸣对于这首曲子掌握的也不错,和她配合自己的也很好。

这时候,路一鸣一抬眼,正好迎上戴宁探究的眼神。

此刻,路一鸣的眼眸里带着一抹得意,意思是她想难住他,那根本不可能!

看到他挑衅的眸光,戴宁的嘴唇一抿,然后便加快了手上的动作。

看到戴宁加快了速度,路一鸣也马上低首专心的弹琴。

一时间,两个人简直就成了竞技。

就在咖啡馆的客人们都听得如痴如醉的时候,门口的风铃响了。

此刻,小吴和小严正在聆听着钢琴曲,所以谁也没有注意到有人进了咖啡馆。

进来的是穿一件灰色羽绒服,长相朴实憨厚的大刘。

大刘手里还提着一盒刚刚做好的麻辣烫,他知道戴宁下午的时候会很忙,天色暗淡的时候,应该不会太忙了,所以便做了一些麻辣烫拿过来给她填补一下。

清纯外国妹子唯美写真

没想到,他一进来就听到了非常悦耳好听的钢琴曲。

大刘站在那里,抬眼一望,便朝钢琴曲传来的方向一看。

当看到戴宁和路一鸣并肩坐在钢琴前一起演奏的时候,大刘不由得傻眼了!

说实话,戴宁弹琴他也看到过两次,也很欣赏于她的多才多艺。

不过他是一个粗人,对于这种高雅艺术并不感冒,他也只当弹琴是戴宁的一点小爱好罢了。

可是,此刻,戴宁竟然和路一鸣并肩弹奏钢琴,而且他们仿佛配合的很默契,不时的就会互相对望一眼。

本来,戴宁和路一鸣他们两个人是一个想教训另外一个一下,另一个则是不断的化解另一个出的难题。

可是,在大刘的眼里,此刻却是成了路一鸣和戴宁在眉目传情,所以,他提着麻辣烫的手都攥紧了!

坐在一旁位置的小王助理,瞥眼看到进来的大刘。

小王迟疑了一下,随后便起身走到大刘的跟前,笑道:“大刘,戴小姐和路先生正在演奏钢琴,不如坐下来一起听听?”

闻言,瞥眼看了小王一眼,大刘便道:“不必了,我只是给戴宁送一点麻辣烫过来吃。”

听了这话,小王便道:“那恐怕得等一会儿了,我看他们正弹在兴头上,恐怕一时半会儿的完不了。”

这一刻,所有的人的眸光都集中在钢琴旁边的戴宁和路一鸣身上。

两个人都穿着白色的衬衫,一个年轻漂亮,另一个帅气忧郁,两个人非常的般配,而且两个人配合得又那么好,两双细长的手在钢琴上来回飞舞,真是羡煞旁人。

“他们……怎么突然弹起琴来了?”大刘的一双眼睛此刻都盯在他们的身上,眼神里已经充满了失落。

小王勾唇一笑。说:“先是客人们起哄,后来大概就是他们也都手痒了。对了,可能不知道,当初路先生和戴小姐在温哥华留学的时候,他们就常常一起弹钢琴,而且配合的很默契。”

听到这话,大刘不由得转头用诧异的眼光盯着小王,半天后才问:“说戴宁曾经出过留过学?什么……温哥华?”

“温哥华是加拿大的一个城市,当初戴小姐和路先生就是在那边认识的。戴小姐是高材生,多才多艺,人又长得漂亮,所以在学校里也是风云人物。”小王一边说一边看着大刘脸上的表情。

大刘自然是从吃惊到失落,然后到自惭形秽,随后,他便垂下了头。

这时候,小王却是故意问了一句。“怎么?这些戴小姐都没和说过吗?”

此刻,大刘仿佛也听出了小王的弦外之音,毕竟小王可是路一鸣的跟班,他和自己说这些自然是有用意的。

凝视了小王一眼,大刘便道:“戴宁说她不想提以前的事情,说以前的事情只会让她伤心和难过,所以她只想往前看!”

听到这话,小王不由得摸了摸鼻子。心想:看着这个大刘是个粗人,可是心思还挺缜密的,说的话真是让他都接不上了。

下一刻,大刘便将手中的麻辣烫放在了吧台上,对小王道:“麻烦一会儿告诉戴宁一声,让她别忘了吃麻辣烫。”

“好的。”小王耸了耸肩膀道。

随后,大刘万分沮丧的朝那两个正在弹琴的人看了一眼,便转身走出了咖啡馆。

大刘走后,小王心想:看着这个大刘不足为惧,可是好像实力也蛮不弱的,路先生真的是得提防啊!

一首《月光曲》弹完后,路一鸣可以说丝毫没有落于下风,反而和戴宁配合的很好。

《月光曲》的最后一个音符落地后,客人们便自发的鼓起了热烈的掌声。

戴宁一抬眼,正好和路一鸣的眼光碰撞在了一起。

“别告诉我最近还在练钢琴。”戴宁和路一鸣一起也四手联弹过,但是他的水平的确没有现在这么高,因为以前难一点的曲子他都有点跟不上她。

“来这里之前我确实是练习了,而且还找了一个专业的钢琴老师,那个老师的水平……不在之下。”说到水平的时候,路一鸣故意用了这么一个词。

因为他知道戴宁最擅长的就是钢琴,钢琴就是她的骄傲,遇到水平比她高的人,她还真是受不了。

果然,听到这话,戴宁不由得眉头一拧,随后便道:“是吗?那我还真得考验一下这位名师的学生了。”

说完,戴宁便伸出手指,又开始弹奏了一曲。

这次,戴宁弹奏的是《唐璜的记忆》,这首曲子在钢琴界那可是公认的难弹,没有相当的水平可真是弹奏不下来的。

戴宁弹奏了一个和弦以后,便挑眉去看路一鸣,意思很明显,这个也可以和我配合吗?

路一鸣看到戴宁在钢琴上灵活运动的手指后,微微蹙了下眉头。

看到他蹙眉了,戴宁的唇角间抿起了一个幸灾乐祸的笑意。

Tags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