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dc影院oa38

“嗖——”

几乎是洛云韵把地址写下来,房门就被梵八鹏旋风一样撞开。

他伸手一扯,直接把纸条拿在手里。

白云山庄十六号?

“国师,你要跟叶凡约会吗?”

“这是你跟叶凡约会的地方吗?”

梵八鹏捏着纸条望向了洛云韵。

尽管他力压制着自己怒意,但语气还是说不出的咄咄逼人。

“我警告过你不要介入叶凡一事,你就这么无视我的话?”

洛云韵眸子多了一抹寒意:“我自有计划,你做好你自己的事情就行。”

“对付叶凡非要美人计吗?”

梵八鹏答非所问:“想到你被叶凡亵渎,我就无法控制怒火。”

唯美极致氧气女神私房写真

“今天你不给我一个答案,我不仅会炸翻这个白云山庄十六号,我还会抱着炸雷跟叶凡同归于尽。”

他神情很是坚决:“我绝不会忍受你跟他卿卿我我,哪怕你只是想着逢场作戏。”

他对叶凡的恨意又增加了三分。

女人有第六感,梵八鹏也有,总感觉叶凡会把洛云韵抢走。

尽管他这辈子都不可能娶洛云韵,但他依然不想看到女人被叶凡玷污。

“闭嘴——”

洛云韵又想给梵八鹏一巴掌,警告他的态度和言辞逾越了双方关系。

只是看到梵八鹏一根筋的样子,她又缓缓压制情绪收回手掌。

她清楚梵八鹏真会为自己跟叶凡鱼死网破。

“这不是约会地址,这是一个杀手藏身处。”

“梵当斯雇佣了一个杀手对付叶凡,结果失手被叶凡掉过头来锁定。”

“叶凡想要我们杀掉这个人来表示诚意。”

“因为你昨天的表现已经让他失去谈判的兴趣。”

“我们不杀掉这人,他就不会跟我们对话。”

洛云韵转身走到吧台旁边,给自己倒了一杯红酒。

她一边优雅抿着酒液,一边思虑着这一战的风险。

“杀手?”

梵八鹏不置可否:“这杀手什么来历?叫什么名字?”

他的眼里蕴含着不相信。

“不知道!”

洛云韵微微皱眉:“叶凡就给了这个地址,让我直接带人杀掉就行。”

“而且对方是杀手,没有抓住之前,怎么会被人锁定来历?”

她清楚叶凡不会耍弄自己,白云山庄肯定有杀手,只是不知道这杀手多厉害。

胆敢潜入龙都对叶凡下手的人,绝不是什么泛泛之辈。

所以洛云韵权衡着这一个任务的风险。

“好,我相信国师,这是杀手地址,而不是叶凡的约会地址。”

梵八鹏大笑一声,脸上带着一抹冷冽:

“不过打打杀杀的事情不适合国师,你的重心应该落在一国发展之上。”

“这个任务就交给我吧。”

“我一定带人把整个白云山庄十六号铲除。”

他眼里又绽放着红色光芒,好像野兽即将撕碎猎物一样。

如果里面没有杀手,而是叶凡约会,他这样血洗过去,何等痛快。

“这任务事关重要,只许胜,不许败,否则叶凡不会再对话我们。”

洛云韵轻轻摇头:“你做事太激进太鲁莽,还是我亲自出手稳妥一点。”

“而且你身为王子,亲自冒险不可为。”

“你如果出事,我怎么跟你母亲交待?”

“你留在梵国公馆,今晚我带队解决。”

她作出决定,这也是为梵八鹏好,免得遭遇危险死在龙都。

“我坚持参与这一战!”

梵八鹏没有半点感激,反而脸上露出坚定,一字一句开口:

“国师是父亲的红人,也是母亲的忘年闺蜜,还是无数梵人的女神。”

“你有什么意外,那是整个王室之痛,也是整个梵国之耻。”

“而我,不过是梵国王室中诸多王子的一个,死不死对梵国没半点影响。”

“比起国师的价值,梵八鹏微不足道。”

“而且国师都说是我招惹叶凡毁掉谈判,那一战我就更加要身先士卒弥补了。”

“不然怎么对得起父王、母亲和国师的栽培?”

“国师等我好消息!”

说完之后,他就握着纸条干脆利落地果断转身。

洛云韵俏脸一变,左手抬起要拿下他,但最终停止了动作,轻叹一声。

幽怨,无奈。

“呜——”

晚上十一点,龙都郊外,白云山庄。

这是一个别墅区,足足七十二套别墅,占据了大半个白云山。

开发商曾经喊着要把它打造成龙都最奢华社区。

只是后来资金链断裂,白云山划入禁止开发的红线,它就变成了一片烂尾楼。

七十二套别墅荒废了十几年,除了剧组拍摄鬼片和流浪汉居住外,几乎不会有人出现。

但今晚,却悄悄开来了十二辆黑色的防弹轿车。

获取神州授予的权限后,梵八鹏带着四十八名梵国精锐包围了白云山庄十六号。

每个人手里都有枪有箭有匕首,还戴着头盔和防弹衣,眼睛也配着夜视仪。

众人可谓武装到了牙齿。

梵八鹏也把自己包裹的严严实实,提着两把枪扫视电子地图的别墅结构。

他虽然脾气暴躁喜欢争风吃醋,但怎么说也是在西点军校和苏格兰场进修过的人。

冷静下来梵八鹏还是很有掌控场的能力。

“珈蓝,你们第一组给我绕到后面封堵目标退路。”

“夜叉,你们第二组负责左边的制高点控制。”

“修罗,你带人从右边迂回从落地窗位置包围。”

“其余人,随我从正面压过去。”

“神挡杀神鬼挡杀鬼!”

梵八鹏一声令下:“撞见叶凡乱枪打死!”

他还是觉得,这是叶凡约会国师意图不轨之地。

他要将计就计干掉叶凡让神州无话可说。

想到这里,他身热血沸腾,提着短枪冲锋:

“GO!GO!GO!”

四十八名副武装的梵国精锐马上行动。

一个个如狼似虎冲入黑夜,弯着腰身像是利箭一样逼向白云山庄。

“没人!”

“没人!”

“没人!”

持着枪械的四十八名梵国精锐,在梵八鹏率领之下,分成四队冲入了白云山庄。

他们地毯式向主建筑推进,还不忘记查看树木和假山,看看有没有敌人藏匿。

他们训练有素搜索一番没有敌情后,就握着武器向一楼大厅冲去。

速度极快。

“冲进大厅,目标肯定躲在里面。”

梵八鹏留下几个人扼守出入口后,就一马当先一枪打爆一楼大门的锁头。

梵国精锐手持盾牌如潮水一样涌入进去。

无数支枪口也不断转动,警惕着任何角落的袭击。

大厅没有光亮,也没有明火,但梵八鹏他们却不受影响。

夜视仪给足他们视野。

片刻之后,他们发现大厅没有目标,反倒饭厅有冷光透出。

几十人马上冲过去。

很快有人惊呼一声:

“这里有人!”

他们视野出现一个中年男子。

中年男子穿着黑衣,坐在一张破烂沙发上,叼着一支没有点燃的雪茄。

而他的后面,丢着不少染血纱布和药物。

腰身和左臂内侧也缠着医用纱布。

纱布血迹斑斑,怵目惊心。

毫无疑问,这家伙受了不小的伤,不然地上不会这么多血迹。

头顶应急灯的冷光倾泻在他身上,也给人一股无尽悲凉和哀伤。

看到这么多人出现还包围自己,中年男子没有半点畏惧,也没有出声。

他只是怔怔看着手里一张照片。

照片是温馨幸福的家福。

家福旁边,还写着十八个名字,其中十七个已经用红笔划去。

但还剩下一个‘克朗金斯’。

看着这一个名字,中年男子眼里有着愤怒,有着遗憾,也有着刺痛。

这也让他清醒过来。

正是八面佛。

Tags: